主页 > 科幻环球 >为什幺她帮助人却顾人怨?50岁后修身养性,恼人的13个救世主 >

为什幺她帮助人却顾人怨?50岁后修身养性,恼人的13个救世主

正如另一位谘商员所说,每当我们为另一个人扛责任,包括这人的想法、感受、选择、行为、成长、福祉、问题或命运,就是在拯救。

拯救与照顾这两个词,听起来就与实际意思接近。我们将他人从责任中拯救出来,为他人扛起责任。接着我们会因为自己的付出而气对方,觉得自己被利用,进而自哀自怜。这就是卡普曼三角的固定模式。

拯救和照顾是同义词,两者定义都与赋予权力非常相关。「赋权」是谘商治疗的术语,意思是以破坏形式提供协助。

例如,任何行为有助于酗酒者继续贪杯,不让对方承受后果,或任何让酗酒者更容易继续饮酒的方式,都算赋权行为。

正如另一位谘商员所说,每当我们为另一个人扛责任,包括这人的想法、感受、选择、行为、成长、福祉、问题或命运,就是在拯救。

以下行为都构成拯救或照顾:

当我们拯救或照顾别人时,可能会有以下一种或更多种感受:对他人困境觉得不安又手足无措;急于做某事;惋惜;愧疚;焦虑;圣洁;为那个人或那个问题极度负责;感觉做某事是被逼或遭强迫;有些或非常不愿做某件事;比自己「协助」的那个人更有能力;偶尔怨恨自己遭遇这种处境。

我们也认为,受自己照顾的那人十分无助,对我们帮忙做的事情无能为力。我们觉得自己暂时是被人需要。

这里我所指的并非爱、仁慈、同情,以及帮助的行为,这些都是我们的协助被合理地需要、渴望,而我们也愿意付出的状况。这些行为是人生好的部分,但拯救与照顾不是。

照顾他人的行为看起来是要比实际上的友善。需要受照顾的一方必须是欠缺能力,所以我们是在拯救「受害者」,也就是我们认为他们是无法为自己负责的人。

虽然我们不想承认,但这些受害者其实是可以照顾自己。通常我们所帮助的受害者只是在「卡普曼戏剧三角」的边边徘徊,等我们行动,与他们跳入这个三角。

拯救过后,我们无可避免会再移至三角的另一端:迫害。

我们对那个自己这幺慷慨「伸出援手」的人,变得厌恶又愤怒。明明不想做某事,却还是去做,不是自己的责任,却还是去扛,忽视自己的需求与想望,因此感到愤恨难平。

更糟的是,我们所拯救的可怜虫,并不心存感激。

他/她对我们的奉献没有很感激,并未表现出应有的行为。而我们所提的建议,对方甚至不太採用,也不让我们安抚情绪。某件事怎样就是行不通,或感觉不对,所以我们摘除自己圣人的光环,改拿恶魔铁叉。

有时他人并未注意我们的恼怒情绪。或选择不去注意。有时我们是极力掩饰,有时则会大大发洩怒火,特别是和自己家人一块。和家人有关的某件事往往会展露出自己「真实」的一面。无论我们是公开发火或加以掩饰,还是部分隐藏自己激动与愤恨情绪,我们都「知道」发生什幺事。

我们所拯救的那个人,大多时候能马上感觉我们情绪的转变。他们知道我们要发作了,这刚好是他们用来对我们发火的藉口,轮到「他们」成为迫害的一方。

这可能发生于我们动怒前后,也可能同时发生。有时受害者(被拯救者)会回应怒气,通常是怪我们为其扛起责任,因为这样就是直接或间接告诉他们,我们觉得他们很无能。不管对方能多大声为自己辩解,还是很讨厌从我们口中或行动得知自己无能。此外,他们痛恨我们指出其无能又发脾气,形同在先前的伤害上又多加了一层羞辱。

掌握乐活资讯,点我加入幸福熟龄LINE好友~

(本文摘自远流出版《每一天练习照顾自己:当我们为自己负起责任,就能真正放手,做自己》梅乐蒂‧碧缇着,远流出版)

照顾责任有时情绪无能某件事谘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