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幻环球 >手撕鸡( 下) 拍案惊奇bull;本土真人真事改编 >

手撕鸡( 下) 拍案惊奇bull;本土真人真事改编

事缘1997年6月,于澳门友谊大马路附近一家酒店,揭发一宗因赌债而引发的肢解内地妓女兇杀案。

逢周三刊载 作者:水鬼伟

氧气阀,正常;面罩,妥当;各类仪錶,正常;绳索设备,正常;求生工具,齐备……

脚底,已潜进海中,大桥对开的天空,由蓝色瞬间变得黑暗。在正值仲夏的大热天时,海水传来的温度,却是冰寒至极。寒的,并不是水,而是迫人的气氛。压力,逐步增大,大得出乎意料之外,连有多年潜水经验、人称「水鬼伟」的我,也认受不住煎熬,迅速浮回水面。这是我自学潜水以来,最早上水的一次,我知道,并不是装备出现问题,而是自己过于紧张。现在要做的,是深深的呼吸一口气,放鬆放鬆,再潜回海中执行任务。

今天的海,异常的混浊,能见度大概是一厘米,要在这样的环境下打捞死者的人头,简直比大海捞针更难,难怪同事们搜索多时,还是毫无发现。不知不觉之间,双脚已接近海底,按经验来说,死者的身体被割去,浮力减少,头颅会下沉,所以在水较深的地方,找到的机会比较大,虽然有了初步的方向,但要在无边际的太平洋中寻找,还是非常渺茫。

下一步是要怎样做?往左,往右,还是往前走?答案当然是往水流的方向走,因为死物会随水流而去,逆流而上的,只有鱼类。数条鲗鱼正从前方扑过来,牠们飞快地从我身体的四周擦过,让紧张的手心再次冒了些冷汗,吓怕我的,是牠们游过时发出的怪声,这声音特别之处,在于其挥之不去,久久在耳膜处徘徊。我肯定,这并不是恶鱼发出的声音,而是哭泣的声音,女子哭泣的声音,哭得我的心跳,突然间暴增起来,眼前飘出了无数的雪花,雪花不停地飞动,却又隐隐约约拼出了一个女人的样子,和昨晚发梦的一模一样的样子,难道真的是她?

我不知道,只知道此时另一端的同事扯一扯救生绳,把我从幻觉中拉回来。刚才的事,应该是睡眠不足和过度紧张,让血压有点儿不正常,差点失去知觉。我把身体放鬆,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要把所有精力集中在执行任务上。

调整好心态之后,我继续向前迈进,说来也奇怪,也不知是何时,四周的水流突然间停顿,海水变得寂静,更奇怪的是,游了接近数分钟,居然没有再遇到一条鱼。我用手拨了拨前方,发现水的密度高了不少,脚下有着数之不尽的垃圾和让人反感的污水,我想,这应该是一个污水渠出口的附近。

一件件让人作噁的垃圾,正向着我漂过来,我把身体向前推进几下,突然间感到脚下被一些胶袋吸着,与此同时,面罩被几条黑黑长长的东西黏着,阻挡了我的视线,我用手把它拨开,不过一会,却又有数条贴过来,细看之下,不禁让人万分紧张,这东西,居然是女人的头髮,它就如怨魂一样,拨之不去,但更恐怖的是,头髮的后方,还有一些类似肉丝的物体迎面漂来。

我有预感,任务已接近完成,但好奇和兴奋的情绪,并不能掩盖恐惧。发抖着的手,多次把头髮拨开,却又重新被纒;双脚不断发力,却又动弹不得。整个人,像被冰封住一样,连嘴巴也不能合上。我大概也知道,戏肉即将到来,果然不出所料,一个没有鼻头,皮肉发胀的人头,正从前方慢慢地漂浮过来,狰狞的样子,的而且确如梦中一般,形状恐惧。她没有眼珠,却像看到所有,向着我靠近而来;没有唇的嘴巴,正正地对準我说不出话的口;喉咙,突然间乾涸起来;耳朵,传来一阵阵怪声。我知道她不会伤害来为她寻怨的人,但这种想法,并没有阻止我的身体变僵。

我想拉动救生绳,只是全身毫无力气,双臂几乎失去自主,任由海水摆布,唯一能救自己的,只有绳的另一端。我相信我的伙伴,而他们亦没有半点让我失望,一股力透过救生绳传递过来,尝试把我拉回人间。背部被绳拉扯,眼前的人头,远离了视线少许,我借力顺势把头颅捉紧,不知是巧合还是其他原因,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把她抱在怀中,头颅刚好贴着妈妈给我的玉佩。

随着绳子的拉动,我感觉到水压降了不少,只是眼前的白点愈来愈多,最后彷彿进入了另一个恐怖的空间。眼前的景象,是一间酒店房间之内,梦中的受害人再次出现,她被人迷晕,躺在床上,此时厕所中有一名满面血迹的男子,拿着一把刀走进房间,把女子的衣服脱掉,活生生把她拖到浴缸,用刀在她的颈上大力砍下去,把人头掉到另一个人头的旁边。

血,疯狂地喷在四周,男子的刀,继续从她的颈部一直割到下阴,接着将尸体翻过来,从背脊割到臀部。雪白的双脚,被分成多份;纤纤的玉手,被切成肉碎,那人不断砍,不断斩,直至把刀具都弄断,才到房间休息一会,喝杯水,向着我的方向笑了笑,再走回厕所,把连在骨头上的人肉,一块块的用手撕下来,直至骨肉完全分离,再把大块的撕成细块,掉进马桶沖走。那人完事后,清洗了现场一次,到房间里拿出一个行李箱,把人头和骨头放进去,然后把自己的衣服脱下,开大花洒,把身上的腥臭洗得乾乾净净,愉快地拿着行李箱,走出房间。

绝对变态的一幕,渐渐地模糊起来。眼前,依然是一片漆黑,耳朵中传来的杂乱声,开始变得清晰,我听到一把女声,在我的耳边哭泣,倾诉。

「杀我的人,是带我为娼的男子。恩人,多谢你为我超脱,上世我欠你,今世你还救我,我只能下世……」

「水鬼伟醒啦!」鲨鱼的声音,把我从梦中叫醒。

「我点会喺度?」

「医生话渠口啲水质太差,搞到你身体不适,晕咗。」

鲨鱼笑笑口,拍拍我的肩膀,接着说:「好嘢喎,咁都畀你搵到,今次为局争光。」

手撕鸡( 下) 拍案惊奇bull;本土真人真事改编

「拍案惊奇」农曆七月徵文召集!写作要求: 需以澳门本土发生的真人真事、离奇案件、灵异事件为题材。

字数限定: 一篇约2,000字( 可分上下篇)

刊登稿费: 薄酬投稿

邮件: exmoonews@uogroup.com

截稿日期: 8月14日下午6时

刊登日期: 经评选后,将于农曆七月十四日(9月4日)当天于《力报》副刊专栏版刊登冠军作品,其后逢周三刊登未获选之优秀作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