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幻环球 >手撕鸡( 上) 拍案惊奇bull;本土真人真事改编 >

手撕鸡( 上) 拍案惊奇bull;本土真人真事改编

手撕鸡( 上)

凌晨的风,带点腥,吹遍了整个小城,也吹散了一夜的劳累。我一如既往,下班后到乌记吃个早点,顺便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碰到一些好友,共聚早餐。乌记,是黑沙环一家歎早茶的老字号,老闆成哥的蒸牛肉球,更是远近驰名的招牌菜,每天不用一小时,便能全部售罄,但今天,却是个例外。

「成哥,今天咁多牛肉球?」我笑着说。「今日新闻一出,无人食肉,尤其牛肉同嗰啲。」成哥摇摇头,用手指着店内的手撕鸡说。「哈。我每样要一份。」我点了菜,转身望了望店内,不出我所料,果然有老友在等着我。

「水鬼伟,今晚咁夜?」我学堂时的兄弟,神枪手阿豪说。「哇!你今天唔係收早咩?咁夜都唔瞓?」我坐在他旁边说。

「嗰单案,我负责跟。」阿豪喝了口茶,继续说:「真攞命,查案查到无胃口。」「听讲好兇残。」我轻声地问。

「何止兇残,直头变态。顶,一讲起又唔想食。」阿豪放下筷子,又说:「初步分析,兇手先用毒品令死者失去知觉,再活生生将肉一块一块切成肉碎,有部分可能用手撕,然后将内脏和肉掉入厕所沖走。」

「哗,真係好变态。」

「你知唔知,我哋一入去间房,就觉得周身唔自在,又腥又臭,啲血渍成地都有。最惨係重要落去坑渠执啲尸肉,当时我攞起死者个肺,硬係觉得啲肉喺度挣扎紧。」

「咁啲骨呢?」

「啲骨同个头重未搵到。我哋分析过,可能係兇手攞走,分分钟掉咗落海。」

「唔係啊?咁大整蛊。」听完他的描述,我突然放下筷子,不想再吃。「咦,係喎,掉落海,听日就到你哋出动。」

「都无计,做得呢行。」「所以你要捞人头上来,为死者讨个公道。」「咁兇手搵到未?」我喝了口茶,再问。「梗係未啦,少少头绪都冇。」「死者係咩人?」我问。

「暂时未肯定,推测係上边落嚟卖淫。」

「咁可能係姦杀。」

「唔一定,根据酒店员工讲,间房由两个女仔租用。唔排除钱银关係。」阿豪将嘴巴靠向我,放轻声线说。「又可能,两名女子都遇害!」

「点解咁讲?」阿豪好奇地问。「直觉,我直觉一向好準。」我说话时,传呼机突然传来一条上司的讯息。

「哈,唔阻你出动啦。」阿豪说话后,站起身来,把我的单子抢在手中,走到柜台前结账。「喂,我自己找数。」我也走到前台。

睡了不到四个小时,还是睡不着,与其说是睡,倒不如说是闭目养神,自从收到要下海打捞头颅的事,整晚就像有心事一般,难以入睡。偶而入梦,眼前马上出现一名死状恐怖的长髮女子,从远处向我扑过来,不,不是女子,是女子的头颅才对。我想,这肯定是和今天那件轰动全城的案子有关,因为日思夜想,才会连做梦也被自己幻想出来的女受害者纒着。说来也奇怪,我从事这工作,也快十年了,捞尸不下百具,理应来说,是「见惯世面」,为何这次会如此心有不安?唉,真的不能再想下去,要不然,也不用睡了,或者就直接起床,把挂在心中的事解决了,再回家睡一大觉,我觉得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因为更烦的事,已在门外。

「B 仔,食白粥喇喂!」那把既亲切又让人烦躁的声音说。

「阿妈,讲过几多次,瞓紧唔好嘈住。」我不耐烦地说。

「为你好啫,一啲都唔领情。」「係喇係喇,食埋返工。」我一边从房间走到厕所。

「今日早少少返工,你啲同事搞唔掂啊。」「你又知?」我刷着牙问。

「新闻都有讲,今朝员警落海搵头。」「咁就好,希望到我返工前就搵到。」我刷完牙,走到餐桌上说。

「食埋就返去帮手。」妈妈把一块玉吊坠挂在我颈上,接着说:「记唔记得你细细个,妈妈就一直话你会当差?」「记得,呢份工都係你帮我报名。」我吃了口粥,说。

「件事係咁,你阿嫲当年係个问米婆,出名生神仙。你出世嗰年,阿嫲同你算过,你注定食皇家饭,而今年对于你嚟讲,係好特别,因为你会有一个大劫。」

「阿妈,呢啲嘢你都好信。」

「唔到你唔信,阿嫲话你三十有二之年,会重遇上一世情人。佢上世背夫偷汉,今世注定惨死。」

「阿妈,我一年起码都执几件,你又知係今次?」

「边次都好,总之一定要戴住块玉,有咩事就用手捉紧块玉,呢个係阿嫲死前千叮万嘱。」

「得得得,唔同你讲,我要出门。」我把粥吞进肚内。

从家到部门,骑电单车只需要十五分钟,虽然距离正式上班还有一段时间,但不知为何,内心总是想早点回去帮手。我知道,需要尽快找到,各位同事才可以安心回家。

正如我所料,一进房门,便会看到上司焦急的样子,每次有大事情,他都是坐立不安的模样。

「水鬼伟,咁早返嚟做咩?」

「知有大件事发生,又瞓唔着,早啲返嚟睇下。」

「即係想加班啦。」上司笑了一下,接着说:「不过你唔返,都会叫你返。全队你最好彩,同嗰味嘢特别有缘。」

「目前咩情况?」我急不及待地问。

「收到消息,死者係两个人,即係要搵两个头。今朝凌晨,鲨鱼队人去旧桥嗰边搵。青蛙队人去妈阁庙一带搵。你去旧桥嗰边啦。」

「收到。」我自信地说。「你等我好消息。」我说话后,行了个礼,转身準备走出房口。

「等阵。」上司说话后,走到我的身旁,接着说:「诚心少少上炷香畀关二哥先行。」

「乜你几时都咁迷信。」

「宁信其有,不信其无。死者怨气好重,我都係为你好。」

「我明白,多谢关心。」我说话后,走出房门,把装备整理好,走到关二哥面前叩了个头,然后走出门外,上了出发的车。

手撕鸡( 上) 拍案惊奇bull;本土真人真事改编

「拍案惊奇」农曆七月徵文召集!

写作要求: 需以澳门本土发生的真人真事、离奇案件、灵异事件为题材。

字数限定: 一篇约2,000字( 可分上下篇)

刊登稿费: 薄酬投稿

邮件: exmoonews@uogroup.com

截稿日期: 8月14日下午6时

刊登日期: 经评选后,将于农曆七月十四日(9月4日)当天于《力报》副刊专栏版刊登冠军作品,其后逢周三刊登未获选之优秀作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