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行业动力 >手摇界的丹丹──「茶の魔手」睥睨群雄,南台湾人手一杯 >

手摇界的丹丹──「茶の魔手」睥睨群雄,南台湾人手一杯

手摇界的丹丹──「茶の魔手」睥睨群雄,南台湾人手一杯

南台湾街头巷尾到处都看的到手摇饮料店「茶の魔手」,密集程度堪比便利商店,经营近 30 年,是不少南部人的共同回忆,堪称是手摇界的丹丹(丹丹汉堡称霸南台湾)但一路往北,家数却很少,大台北地区仅一间,宜兰、花莲则完全没有插旗,究竟是什幺原因,让「茶の魔手」不想北上扩充版图? 

台南路上有个奇观,街头巷尾到处都看的到手摇饮料店「茶の魔手」,常常一条街上就有 3 家「茶魔」(最道地简称),密集程度堪比便利商店,加上琳瑯满目的品项、经济实惠的价格,当一说到最具代表性的南部饮料店时,许多人纷纷遥指茶の魔手,茶の魔手同时也是不少南部人的共同回忆,「我学生时候都喝这家」、「我南部人,我住的地方就 3 间了,现在手上就一杯。」

全台约 570 家、比 50 岚还多家的店面,光台南就有 280 间左右,可说称霸南台湾,但一路往北,家数却很少,大台北地区只有一间,宜兰、花莲完全没有据点。

手摇界的丹丹──「茶の魔手」睥睨群雄,南台湾人手一杯

来到台南安南区一处宽敞挑高厂房,大大小小货柜整齐划一,员工穿梭其中忙进忙出,这里是茶の魔手的公司「意精研」总部。董事长王贤明(见首图)的办公室就在 2 楼,特别的是办公桌没有电脑、没有公文夹,有的是煮水壶、品茗杯、茶盘、茶夹等泡茶的「茶房四宝」,王贤明就在这桌上办公,办的是品茗、研发品项,「所有的品项我都亲自调过、喝过,确认好喝才上架。」王贤明笑说,「我就是研发部门唯一员工」。

打自创业以来,王贤明就一直发挥他的实验精神。从小喝着爸爸泡的茶长大,并看着爸妈在安南区渔市场做生意,他高职农业机械毕业后,开始思考出路时,家学渊源所致,很自然也想从商,他一边自学商业管理,一边把「柴米油盐酱醋茶」想了一轮,找出自己能胜任的领域。

轮到最后一个「茶」进入脑中时,由于 1990 年代人手一杯开喜或一盒麦香铝箔包,他就想「这些明明都是隔夜茶,每天现泡为什幺不能取而代之?」如果每人每天消费一杯,收入就很可观!他兴起开「茶坊」卖现泡茶的念头,投资的第一个生财工具,是一个磅秤。

没有任何餐饮背景,他土法炼钢把自己当成实验对象,「我喜欢的,应该大家也会喜欢吧!」就是这幺简单的逻辑,他每天秤重不同量的茶叶,再沖泡试喝,喝到自己觉得好喝的量就记下来。

然而创业岂是这幺容易,1991 年开张「竹林茶坊」的第一天,就惨遭滑铁卢,「卖了 7 杯 145 元」是当天的销售成绩,之后的整整半年,生意也不理想。每天店门一关,他苦闷的看着眼前的茶叶、茶壶、茶杯,不得其解生意怎幺这幺差。

手摇界的丹丹──「茶の魔手」睥睨群雄,南台湾人手一杯

「乾脆,将所有商品剖析一番,或许会有解答?」王贤明想,是自己用错了原料、器具、杯具,所以客人才不埋单吗?于是他一一研究茶、配料、杯、吸管、包盖、包装的材质与厂商,开始与所有供应链接洽,每项材料分门别类记下来,不断请教,改良品项来源、改变管理方式。

一开始他都跟原料供应商叫货,当对方跟他说,茶叶都来自山上时,他每个礼拜就兴沖沖往山上跑,找茶农讨教收购,没想到一句话惹怒茶农,「我只是说我想要有花香的茶叶,但我每问一位茶农,都惹得他们不快……」直到有一位茶农看不下去,跟他说,「少年啊你不要这样问,台湾茶就是纯粹裸茶,有花香的茶叶,人家会认为你是指进口,是那种为了掩盖品质不佳添加有的没的茶叶。」

王贤明恍然大悟,也愈加了解台湾茶的高品质,之后他坚决使用台湾茶,支持茶农之外,也相信台湾茶的口碑是世界顶级的。

1993 年创立茶の魔手后,2008 年他开始在南投县名间乡的横山契作栽种,目前约 51 万坪的茶园,隔年及 2011 年成立名山茶厂与狮子头山茶厂,两座茶厂的茶叶年产量约 170 万台斤左右,今年即将完工第三间茶厂。

「我们是台湾唯一一条龙自产自销的饮料店」,王贤明自豪地说,有别于多数饮料店与非自家茶厂配合,或是向珍珠製造商、食品供应商购买珍珠等食材,茶の魔手的饮料内容物 80% 自製,自己契作、採收、製茶、贩售,连冬瓜露、仙楂露和珍珠等都自製,再由中央仓储统一配销。

什幺都自己来,好处是成本能降低、品质能管控,「以物流来说,自己配送就能减少 30% 成本」,2005 年茶の魔手大约扩张了 30、40 家据点时,就开始思考自己建构物流系统,当规模变大,物流成本也变大了,「许多饮料店扩展到 70 家时才思考物流,这时就晚了,反而被沉重物流成本拖垮而『被消失』。」这是饮料品牌经常跨不过的一道坎,王贤明说他们一开始也常亏本,但这时规模不大,自己边学边扩大物流体系,成本及管理都能控制。

手摇界的丹丹──「茶の魔手」睥睨群雄,南台湾人手一杯

一开始他都亲自跑,到现在已很熟悉物流系统,有 13 名员工、10 台货车,每个礼拜分线跑 13 个主力仓、11 个自动化卫星补给仓,「运将到我们所谓的『卫星环仓』拿货,可由我们主力仓远端监控,确认司机抵达后开门,打饮料单给他,他再按饮料单来搬货跑门市。」如此,既省人力管理仓储,也省时间成本。

此外,茶の魔手也自产自销自用珍珠、冬瓜露、仙楂露等,再运送给各分店,「我用真空袋低温冷藏运送,保持珍珠的品质」,王贤明坦言,这也是为什幺北部、东北部的门市这幺少,因为研发部门及仓储聚集在台南及南投地区,产能及运程尚无法大量供应较远的地区,为确保品质,目前仍以南部为市场主力。

茶の魔手有直营店也有加盟店,现在加盟放缓,近 5、6 年新加盟不及 20 家,新开张的 60 家大部分都是直营店,因为王贤明发现,饮料市场高度竞争,事业管理必须严格控管,透过直营店,「由内部员工开业,比较了解能力及品行,经验也比较足够。」

经营了快 30 个年头,近 300 间的门市包围了府城,不论是大街小巷,都有茶の魔手身影,「这也是我们的『社区经营攻略』啦,一般店家不会想到小巷弄做生意,但想想当地人,如果我家楼下巷子就有茶の魔手,何必还要走路去找饮料店?」茶の魔手茶叶文化推广部经理李士朋表示,靠着高密集度及优惠价格,即使在乡间,评估人数及社区规模后,有机会赚钱就会开店。

如今茶の魔手前端出货的营收就有约 10 亿元,末端销售更高达 20 几亿元,饮料南霸主在台湾有不可撼动影响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