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行业动力 >亲爱的,再见(二)‧陪癌父度临终温馨时光‧张玉婷吁尊重病患坦 >

亲爱的,再见(二)‧陪癌父度临终温馨时光‧张玉婷吁尊重病患坦

亲爱的,再见(二)‧陪癌父度临终温馨时光‧张玉婷吁尊重病患坦生离死别是人生必经过程,却未必人人都知道该如何应对。生,对一般人来说是生命的美好起点,难道死就是生命的悲伤终点?倘若往生的是那个给你带来生的人,那幺,他的离世对你来说更是百感交集。从获悉父亲罹患血癌的那一刻起,张玉婷一路陪伴在父亲身边。看着热爱运动的父亲从一名健壮的人逐渐消瘦成病床上的患者,她从心疼、难过到坦然面对,直到父亲临终那一刻,她选择尊重父亲,不插管急救,而是带父亲回家,陪伴他走完生命最后一程。因为无论离别令人多幺的悲恸,她也要给父亲一个温馨的道别方式。呼……吸……呼……吸……呼…吸…呼…吸…呼、吸、呼、吸……,看着病床上的父亲戴着氧气筒不停地喘气,呼吸困难,站在病床旁的张玉婷越看越心疼。“若氧气筒还是无法帮你的父亲调节呼吸,就得插管急救。”站在一旁的医生跟她说。虽然此刻身体虚弱且闭目休息的父亲无法开口说话,但身为家中长女,从小就与父亲感情甚笃的张玉婷非常了解性格乐天知命的父亲不会希望自己得靠插管急救来延续生命,而她本身也不想看着已受病魔折腾两个多月的父亲继续受苦。拒绝插管带病父回家看着病床上无法进食和喝水的父亲,她痛彻心扉。于是,她轻轻地靠近父亲的耳畔问道:“爸,你要喝水吗?我来餵你。”身体虚弱的父亲微微点头示意要喝水,于是,她倒了一杯水,将氧气筒拿开,缓缓餵父亲喝水。“咳!咳!咳!”水才送到父亲嘴里却又被咳出来,看着原本热爱登山的父亲,从一个健壮的人变成虚弱得连喝水都感到困难的病患,她的心马上痛得揪成一团。她看一看病床旁的氧气分析仪器,仪表板上显示父亲的氧气指数一直低于正常值。“妈,你觉得爸爸一直戴着氧气筒呼吸就能好起来吗?”她询问身边的母亲。“难道替爸爸插管,就能让他好起来,或让他回复到之前精神奕奕的样子吗?还是,这会使身体已很虚弱的他承受更多的痛苦?”她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以便在关键的时刻作出必需的决定。“医生,我要带我的爸爸回家!”经过一阵深思后,她决定带父亲回家,因她认为,唯有让父亲回到安静舒适的家里,才能令父亲感到平和。由于顾虑到老家位于人口频密的组屋区,无法让父亲好好休息,于是,她决定带父亲返回自己所住的公寓,因为该处比较清静。接着,她连忙替父亲办理出院手续,再驱车赶返住家收拾一番,而母亲则返回老家收拾父亲的日常用品。细诉父善举抚慰心灵滴答滴答……,当张玉婷整理住家时,窗外正下起雨来。此时,不远处也传来救护车发出的“哔啵,哔啵……”鸣笛声。雨声与救护车的鸣笛声交织在一起,仿佛在奏着一首送别曲,她知道,父亲已接近家门。“爸,你到家了。”当医护人员将父亲从救护车送到她位于公寓楼上的住家时,她连忙开门把父亲迎进家里。“你不用担心,现在最重要的是放鬆。”她轻轻地在父亲耳畔说道,而张父原本有些紧绷的脸庞,在聆听她的叮咛后忽然之间变得放鬆和平静许多。她与母亲和妹妹陪伴在父亲身边,她再次靠近父亲的耳畔轻声说道:“爸,你帮过很多人,你一定会到达一个平静的地方。你到时会看到一道光,跟着最亮的光走就对了……”她不停地在父亲耳畔重複说这一番话。父亲生前做过很多善事,她相信父亲能带着一颗平静的心一路走好。听着父亲的呼吸声越来越微弱,她拿起经书,用巴利文在父亲耳边诵经。她重複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父亲的呼吸停止,她还是一直为父亲诵经。半小时后,她停止诵经。家里顿时变得宁静,她没有号啕大哭,也没有太过激动,因为她知道,若她此刻感到恐惧,父亲将无法平静的离开,唯有坦然面对,才能让父亲安详的离开。父亲生前亦师亦友张玉婷送父亲走完人生最后一程后,在整理父亲的遗物时,儿时与父亲相处的美好回忆一一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她与两名妹妹向来都是父亲的掌上明珠,父亲一直对她们疼爱有加。“还记得小时候,父亲对我们的管教都很严格。他比较不在乎我们在课业上的表现,反而是比较注重我们的品格修养。每当我们顽皮或顶嘴时,他就会用藤鞭来教训我们,以便我们能改进。”长大后,父亲则成为她的幕后军师,经常在工作上给予她中肯的建议。“每天下班后,我都会返回老家与父亲一同吃晚餐和聊天。因为我在银行工作,所以我常常谘询父亲有关经济和金融方面的问题,他也常给我意见。”除了经济与金融的问题,她也与父亲聊佛经和国家大事,父女俩就像一对老朋友般,彷彿总有聊不完的话题。“每当我遇到困难时,他都会帮我找到解决方法。他十多岁时,因祖父过世而必须接管家族生意,多年来,他虽经历多次的经济风暴,但还是一次又一次的撑过去。他是一个很有责任感且顾家的好爸爸。”她翻阅着一张又张父亲生前所拍下的照片,再次忆起父亲那厚实可靠的身影。“即便他工作忙碌,百忙中亦不忘邀老友一起登山健身。他也因兴趣而阅读许多有关中药和草药的书籍,不但自行栽种草药,他也常上山採草药。”她不时翻阅父亲遗留下来的中药书籍和药谱,对父亲尽是满满的思念。但她没有想到经常运动且常以中药补身的父亲,却在今年与家人一起度过农曆新年后,突然之间遭病魔侵袭。拒化疗宁输血延命今年农曆新年刚过不久,张父突然变得很容易疲累且精神很差,经常都脸色苍白,且脚部常出现瘀青。张母带他去看医生后,才发现他的血小板低于正常值。于是,张玉婷把父亲送往中央医院抽验骨髓,以进行更详细的检查。当她与家人获知报告显示鲜少生病的父亲患上血癌后,一家人顿感不知所措。“当时,医生提出两个治疗方法供我们选择。一是进行将近一年的化疗疗程,二是以输血方式来延长患者的寿命,最多可延长半年的寿命。”她听了医生的讲解后心很痛,反而是父亲却很淡定地回答说,他不想做化疗。“因为他向来乐天知命,不想自己的生命过得这幺辛苦,他比较喜欢顺其自然接受生命中的每一个过程。”虽然从小与父亲感情亲密的她早已预料到父亲会作出这样的选择,但她当时还是问了父亲:“您真的不做化疗吗?”父亲斩钉截铁地回答说:“不做!”“当时,医生还再三跟我们确认父亲是否真的不接受化疗,但既然父亲坚决不做,我与家人也就尊重父亲的决定,过后便以输血的方式来延长他的寿命。”父亲入院后,她每天清晨6时都带着自己煮好的早餐到医院餵他,然后诵经和讲佛陀故事给父亲听。待母亲于早上8时赶到医院后,她才回家漱洗,然后才出门上班。父亲住院期间,她与母亲和妹妹每天都轮流到医院照顾父亲。然而,日子一天天过去,父亲的病情日益严重,而他需要输血的次数也随着增加,从原本每週输血一次,变成每隔3天输血一次,在短短两个多月来,他进出医院无数次。父亲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在病情加剧后,他不但身体无力,且经常气喘,以及大小便失禁,于是,她每晚留院照顾病危的父亲。临终关怀以陪伴为主张父病逝后,张玉婷面对至亲离世的打击,她从心痛、难过到坦然面对事实,也花了一段时间。“生死是与生俱来的,当我们开心地迎接生时,死也已经到来。”人们普遍对死亡感到恐惧,那是因为学校从没有教我们如何面对生死,所以,一旦亲人病危时,我们都会感到害怕,并将决定权交给医生。其实,在医生提出建议后,家属就应该独立思考,以对病患的治疗方法或临终生活方式作出决定。”“真正的临终关怀并不是在患者弥留之际才进行,因患者那时已进入神志不清的状态。对我来说,家属应在患者还清醒时就一直陪伴他,至于医治的部份是医生的责任,而患者最终能不能康复,则是天的旨意。”此外,她认为,若患者有宗教信仰,并要求与宗教师见面,则家属可加以安排,但若患者无意与宗教师见面,那幺,家属不应邀请宗教师上门,这是对临终患者的尊重。“即使患者本身没有说出口,但其内心也多会对死亡感到恐惧。若家属只是对患者说`不要害怕’,很可能无法消除其恐惧感。家属本身需先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并了解坦然面对死亡是生命必经的自然过程,然后,家属再重複向临终患者述说并肯定他曾做过的好事,唯有如此,才能让临终患者心情祥和。父亲一头白髮是因他用尽一生的辛劳来抚育我们,我对他只有感恩和怀念,而没有愧疚。他生前乐善好施,这些都是他捐款给慈善组织的收据,也是他遗留给我的最佳学习模範。”忆起父亲的仁慈和善举,她充满思念和感恩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副刊‧报道:刘楚珊‧2015.11.2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