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观点制造 >继承者的品格与破格 王阳明(二) >

继承者的品格与破格 王阳明(二)

继承者的品格与破格 王阳明(二)

老外会觉得这很正常,认为这是成长的必经过程,因为你必须要去承受这样的碰撞,才算个男人。除了锻鍊体魄之外,每週日到某个朋友家烤肉、吃披萨、喝啤酒,并一边看美式足球比赛,这样的聚会好像一种仪式,一种把男人与男人聚集起来的神圣仪式。高中开始,每逢週五的比赛(我们称之为「Friday Night Lights」),那已不是两支球队之间的激烈较劲,而是两所学校、两个镇之间的荣誉竞赛。

在所有人的面前,你不仅不能退缩,还要更勇往直前,让自己愈来愈出色。同一个Team的人会彼此互相打气,今天失败或跌倒了,明天再爬起来就好;输了大不了去把对方的妹,或是趁夜把奖盃给偷来过乾瘾。当时,我们会穿上同一件球队夹克,成群结队出外,若碰上其他球队的人,还会互别苗头,非常令人难忘。

肩膀上的责任

从小到大,我惹过不少麻烦,难免跟人打架、起冲突。我妈对此很担忧,拼命想导正我,但我爸则一副老神在在:「男孩子没关係啦!碰撞一下没什幺大不了,不打架,好像不像个男孩子了。」但校长还是常会打电话来,说我实在很叛逆,竟然还打到别的学校去了,让对方找上门来。

上大学之后,我对球队教练很不满,因为他老是让没能力、但有背景的人当先发,所以球队一直输球。有一次我跟他起了冲突,且推了教练一把,所以从大二开始便离开球队了。事后我回想起来,年轻时的我血气方刚,不仅自私也不懂事,做事之前从没考虑后果,但我不觉得后悔,或许那就是我该走过的路,况且我看其他男生,不也都跟我差不多吗?

继承者的品格与破格 王阳明(二)

我爸爸跟我是非常不一样的人。他成长时期与父亲分隔两地(他在台湾,而我爷爷则长期待在非洲),而唸大学时,爷爷便早逝了。正因为他跟自己父亲相处的时间很少,所以当我还小的时候,他好像也不太知道该如何跟我相处。他不是那种时常陪伴在身旁,当你受伤便能马上给你安慰的父亲,通常是我自己提出要求:我想学骑脚踏车、我想学打篮球、我想学打架、我想学开枪??但只要我提出要求,他便会带我去,耐心地教导我。

他虽然不太懂得如何跟儿子相处,但他却把我当成同伴、当成朋友。我从许多人口中,知道自己父亲年轻时候的样子,很冲动、很爱玩,不过这些我从旧照片里早就看出来了。他跟我两个舅舅常混在一起,一看就知道气味相投。不过我们家的男人大概都是这个样子,所以最早应该要追溯到我那十足Dandy的外公吧!(编按:王阳明外公的名言:「你们不要再说Sunny花心了,他只是女人缘比较好。」)

我还是一个高中生时,他跟小舅舅带我去靶场练枪。他告诉我:「你现在是一个男人了」然后把枪交给我,并教我如何开枪,什幺时候该懂得自卫等等。他会跟我分享他的经验,他是如何看待这个世界,以及如何当一位男人,当然,他也告诉我如何追女人(傻笑)。不过,他跟我讲得太直接了,真的不方便对外透露。

我记得当我告诉他,我谈恋爱了,他就像一位好哥儿们一样,关心式地简单问个几句,跟传统的中国父亲很不一样。很少中国父子能像我们一样,能够单独吃饭喝酒,上礼拜他从中国回来,我们俩结伴去吃韩国料理,然后两人喝烧酒喝到满脸通红。

在我进入演艺圈之前,我爸爸希望我能留在他身边做事。他其实并非想要就近管教或监视,而是希望我有一份正当的工作,才有责任感去养活自己的家庭。我爸爸给我一个观念,我既然是一个男人,我就有责任要去照顾我的女人及小孩。不管我的老婆有没有工作,她赚来的是她的,但我有责任撑起这个家。我父亲希望我有这份责任感,希望我理解他对我这份期望,而我确实明白,这好像是王家男人共同的想法。

所以我28岁进入演艺圈,决定从零做起,对他们来说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我既没经验也没把握,我该怎幺养活自己?但我爸还是决定让我自己去闯闯看,不过他断了对我的经济援助,想观察我是否能靠一己之力做到。当时他们认为,我做了一年应该就会放弃吧。这两年多来,我从没问他我的表现如何,但他确实跟我说过,如果我肯回来,他会给我很多东西,我的生活会比现在更轻鬆。

但我拒绝了,不是因为想证明自己有种,而是我想要证明自己,想证明我是一个男人,我不想靠我的家人。

继承者的品格与破格 王阳明(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