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世界生科 >全球海底(Marine Resources)争夺战 >

全球海底(Marine Resources)争夺战


全球海底(Marine Resources)争夺战

俄罗斯和平一号潜艇于二○○七年八月在北极地区海底竖立一面国旗。

由于海底蕴藏资源丰富,世界各国莫不积极宣称其海床主权。根据联合国海洋公约,各国有权提出海床主权申请,在这些争议中,海洋地质学家与海洋物理学家变成国家工具的一部分,引发另一波的资源争夺战争。

服役二十年的俄罗斯和平号(Mir)大概是拍摄最多深海照片的二艘探勘潜艇。它们可由人驾驶潜入六千公尺深的海域,製片商非常喜欢雇用它们来窥探海底处女地,多部好莱坞电影,包括大导演詹姆斯喀麦隆(James Cameron)执导的铁达尼号中,都看见它们的身影。

「北极圈的地图将因此而改变」
–麦克奈

二○○七年八月间和平一号潜艇大剌剌地在北极海底插上一面俄罗斯国旗,意在宣示饶富资源的北极海为其所属。当然这只有形势上意义,因为俄罗斯并未真正拥有北极海海底主权,至少目前还没有。只是这个插旗动作却引发了到底谁拥有北极圈主权的国际争论,而要解决这项争议,科学家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罗蒙诺索夫洋脊」一词最近广受注目,这是一片由俄罗斯海岸延伸至格陵兰海岸的海底高地,长一千八百公里,横跨尚未定界的北极地理位置。这正是造成俄罗斯、丹麦与加拿大三国急于各自宣示拥有北极圈海床主权的原因。依据一九八二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这些国家主权宣示的法律效力将由联合国旗下组织来决定。该公约第七十六条规定,国家可以对超越其二百海浬经济海域的区域,申请主张拥有海底及其附带拥有的石油、天然气及矿物资源主权,然该国家必须证明所宣示主权区域为其国家所在大陆礁层的自然延伸(参阅「如何划分海底主权」)。

在二○○七年夏季俄罗斯与丹麦皆派遣探勘队至罗蒙诺索夫洋脊,随着UNCLOS所定申请拥有海域主权的二○○九年最后期限逐渐逼近,许多国家也急于採取行动,相关领域专家已準备应付全世界即将递送的新申请。大多数人相信,一些主权申请终会得到国际认可,在加拿大地质调查所担任主权主张申请案顾问的海洋地球物理学家麦克奈(Ronald Macnab)表示,「毫无疑问北极圈地图将因这些主张权利的行动而改变」。

全球海底(Marine Resources)争夺战

北极海的海底地形图显示罗蒙诺索夫洋脊(Lomonosov ridge)介于格陵兰(左下方)与俄罗斯(右上方)之间。

但是重画地图需要时间。英国南安普顿大学海洋学家帕森(Lindsay Parson)认为,「依据第七十六条公约,各国的主权主张的申请通过并非易事」。申请过程中,地质学家与地球物理学家将扮演重要角色-不仅罗蒙诺索夫洋脊的案例是如此,其他如滨临法国与西班牙的比斯开湾主权申请,纽西兰海域海床主权申请及其他申请案均是如此。

测量深度

以十八世纪俄罗斯科学家兼作家罗蒙诺索夫(Mikhail Lomonosov)命名的罗蒙诺索夫洋脊,是主张主权炙手可热标的。该洋脊位于北极海的中央地带,距离任何陆地均有几英里远,要被视为欧洲、亚洲或北美洲陆地的自然延伸实在不合常理。要从中找到任何牵连只有从该洋脊的独有地质特性着手。

一九六○年代初期,海底绘图师希任 (Bruce Heezen)与尤恩(Maurice Ewing) 认定中大西洋洋脊(此海底山脉链延长了大西洋中央位置,并新形成海底)延伸至北极海被称为迦凯洋脊(Gakkel ridge)。一九六三年加拿大地质学家威尔逊(J. Tuzo Wilson)发表论文提到,当迦凯洋脊产生新海床时,北极海靠近西伯利亚这边的海盆可能因此出现缺口,由于欧亚大陆边缘形成裂缝,会造成罗蒙诺索夫洋脊在格陵兰与俄罗斯罗间的移动。由此推论,该洋脊曾经是欧亚大陆的一部分。

「大家都同意,罗蒙诺索夫洋脊以前与欧亚大陆边缘相连。」
—莫伦。

一九九一年德国波罗史登号与瑞典欧登号两艘破冰船载着研究人员前去证实此推论,挪威伯根大学地质学家克里斯托佛森(Yngve Kristoffersen)亦为该研究团队成员,他回忆到,「当我们阅读最初的地震测勘报告,真是乐不可支,就像一本内容丰富的教科书,要看的全都呈现在眼前」。位于欧亚大陆这边的洋脊面有一半是当洋脊脱离陆地时断层裂缝所造成的地堑地形,洋脊的另一边有很深的沉积层。克里斯托佛森与同事估计,该洋脊在六千四百万年至五千六百万年前间沉入海中。

二○○四年首次从罗蒙诺索夫洋脊钻取出其岩心构造,提供了其地质结构与北极历史的第一手真相资料。共同领导北极核心探险活动的京斯顿市罗德岛大学海洋学家莫伦(Kate Moran)表示,测试结果罗蒙诺索夫洋脊的基岩成份与欧亚大陆缘物质基本相同,「因此大家都同意,该洋脊以前与欧亚大陆边缘相互连接。」

既然与罗蒙诺索夫洋脊的根源已经釐清,俄罗斯必须提出其主权主张符合联合国规定的解释,也必须证明该洋脊确有与其国土相连接。德罕市新罕布什大学海岸与海洋绘图中心主任梅尔(Larry Mayer)指出,「要证明该洋脊为其陆地自然延伸,是最困难的部分」。

莫伦表示有些理论推测该洋脊在面对俄罗斯端或许已经「断裂」,并不如一般想像是相连接的。在没有更多数据佐证之下,这些怀疑很难有正确答案,也因此促使俄罗斯与丹麦最近展开探勘行动。

二○○一年俄罗斯依UNCLOS提出的北极领土主权主张申请,被退回要求提供更多佐证资讯。要求补提之明确资讯为何虽然不得而知,不过俄罗斯去年的探勘活动,不仅出动和平号潜艇搜集海水与沈积样本,也派遣飞机进行重力测量等测试,俄罗斯科学家目前正在研究这些数据资料。

全球海底(Marine Resources)争夺战

显而易见,将不会只有俄罗斯对资源丰富的北极海提出主权申请。

至于丹麦与瑞典则已派遣二艘破冰船,执行格陵兰外围罗蒙诺索夫洋脊(LOMROG)二○○七年探勘计划的部分活动,进行中于洋脊南端尽头遭遇极厚冰层,但已成功完成地质岩心掘取及海洋採样工作和其他许多研究。

丹麦地质调查所资深顾问与探勘计划主持人麦卡森(Christian Marcussen)表示,「我们想了解从陆棚至洋脊间的地质变化,从而寻找出陆地至洋脊间有某种程度的地壳延续的证据」。

但是这不一定能影响联合国委员会对于自然延伸议题的看法。纽西兰罗尔哈特地质与核子科学研究所地质学家史黛格普(Vaughan Stagpoole)与其同僚在提供给《自然》杂誌的文章中指出,「岩石的地球化学亲合性,并非决定岩石是否属于某国地块的主要因素,决定因素反而是在辨别原处深海海底岩石与非该国自然延伸洋脊岩石的差异」。

许多格陵兰外围罗蒙诺索夫洋脊的发现,有的正準备发表在有同侪审阅的期刊上,或準备提交予联合国委员会,所以大多尚未公布。在二○○七年十二月美国地球物理联合会的会议中,会议共同主持人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杰克森(Martin Jakobsson)透露了一些资讯,提出该洋脊特性报告,例如冰蚀现象或许是因巨大冰山拉扯经过洋脊表面所造成。至于麦卡森所带领的丹麦研究团队,仍在研究他们从海底调查获取的数据资料,目的是要描绘大陆斜坡底部轮廓,作为未来丹麦依UNCLOS规定主张主权时的完善资料证明。

小国家,大胃口

纽西兰于二○○六年提出环绕其全国各岛面积约一百七十万平方公里海底主权主张申请,该项申请係基于一些複杂地理性质,包括高原、洋脊、海底山及海沟等,同时也首次提出活动隐没带边缘的主权主张。有些区域有多个国家同时对其主张主权(详见地图),例如纽西兰就主权问题就持续与斐济及东加王国进行交涉。

纽西兰负责主权主张申请团队有纽币四千四百万元(约合美金三千万元)的预算,更突显出政府主张海底主权所获得的潜在利益。依据UNCLOS规定,获得海底主权的国家可取得开发该区域所蕴藏的石油、天然气与矿物的权利。然而该团队宣称其调查动机只是想了解,依据第七十六条公约规範,甚幺情况下是可以主张主权,而非考量主张主权所能带来的潜在利益。

「重点是国家版图自然延伸的表徵。」
—梅尔

其他主权主张看来也都是出于「赶快去抢」的心态,依据UNCLOS规定,在截止日前没有提出主权主张申请案的国家,即丧失其权利。各国从认可公约开始,有十年时间可以提出申请案,所有国家的申请截止日均不早于二○○九年。俄罗斯、加拿大及丹麦的申请截止日分别是二○○九年、二○一三年及二○一四年,如果考量北极地区研究人员每年只有夏天的几个月时间可以利用,时间可说是很少了。

在二○○六年,法国、西班牙、英国与爱尔兰共同对比斯开湾的一个小区域提出主权主张申请。该项申请是基于形成比斯开湾伸入大西洋的一连串极小洋脊,是伊比利亚半岛从现今的法国分离时期的遗迹。替英国主权主张申请投入许多心血的帕森(Parson)解释,「海洋盆地的形成过程并非都是一种清楚的崩裂,通常须经过一连串的伸展与扭转,把它想成类似撕裂比司吉小饼乾一样,总会留下一些碎屑」。

在UNCLOS的申请案件当中,比斯开湾的主权主张申请算是争议较少的。爱尔兰申请团队主席科罗克(Peter Croker)指出,「这些个别看来很小但加总起来却与爱尔兰陆地面积一样大,结果不可小觑」。同时担任联合国大陆棚界线海洋法律委员会委员的科罗克则表示,「当申请行动展开时,一切就摊开来讲」,该委员会各小组依据个别主权主张申请案的优作判断,凡与申请案有利害关係的委员均须迴避不能参与讨论。

罗科尔岛位于北大西洋,是一微小无人居住的露头,常常被海浪淹没,本身存在就具不确定性,所以其要主张周围主权的申请案更具争议性,依据UNCLOS规定,无法供人类定居或维持经济生活的岩石,不能据以申请其周围海床的主权主张。惟罗科尔岛周围海床极有可能通过认定是爱尔兰、英国、冰岛或丹麦法罗群岛的延伸。

比斯开湾已经由法国、西班牙、英国及爱尔兰共同提出延续棚的主权主张申请。

全球海底(Marine Resources)争夺战

一九五五年时英国已宣示罗科尔岛 ( Rockall )为其领土,但是要主张该岛周围的北大西洋海底主权,则必须先提供地质方面的数据资料证明。

这四国因罗科尔岛争议已有过冲突,爱尔兰与英国在经济海域内如何划分大陆棚已经达成协议,但冰岛与法罗群岛或许最终还会提出罗科尔岛周围海床的主权申请,这些纷争可能使得先前已达成协议的比斯开湾共同申请案因此而破裂。

其他纷争可能发生在地球更南端。英国预计提出福克兰群岛周围海床的主权申请案,一九八○年英国为了该岛与阿根廷发生战争,阿根廷认为该岛主权应属马维纳斯群岛(Malvinas) 。英国也準备提出其在南极大陆指定领土外围海岸的海床主权主张申请,澳洲与纽西兰也已提出同样的申请。

盲目摸索

UNCLOS进行审核只会公布申请案的主张主权领土座标摘要资讯,麦克奈表示,「审核委员会的作业是在极严密的保密规则下进行,外界无法得知他们是如何处理类似案件,各国只能盲目摸索。」UNCLOS执行过程的隐密性,并无法减缓外界对于申请案的争议。

保密原则是UNCLOS明文坚持的规定,科罗克承认「在理想情况下,全部过程应该对外公开,资讯不透明着实让人失望。」

纽西兰全国面积二十七万平方公里,但其主张的超越其经济海域主权区域,已达六百万平方公里海床。

这种标準不可避免将造成申请主权重叠的情况,例如二○○一年俄罗斯北极海床申请案,主张主权区域延伸至北极,涵括由北极延伸至俄罗斯的罗蒙诺索夫洋脊区域的一半。预期丹麦与加拿大将提出靠近他们国土这边的罗蒙诺索夫洋脊主权主张申请案,这些国家必须解决他们主权主张申请区域如何划定疆界的问题。

实际上,审核委员会在未得到所有纠纷相关申请国家同意之前,甚至不能讨论有纠纷区域申请案。因此比斯开湾主权主张的共同申请案,调查团队就有相关的四国研究人员,若此共同申请案过关,有关国家就可以划分他们的领地。

重新画定地图

儘管媒体与公众意见指责主权主张申请案,根本就是自私自利的「霸佔土地」作为,但是在这个领域中研究的科学家则予以驳斥。科罗克就表示,「这是依据海洋法规定的海洋法治,用『霸佔土地』这种用语未免太过。」

「北极海是俄罗斯的,我们必须证明北极是俄罗斯海岸棚的延伸」
─戚林葛罗夫

俄罗斯探勘队成功将该国国旗竖立于北极海底后,为激起人民认同便不断用言语鼓吹,探勘队队长戚林葛罗夫(Artur Chilingarov)便说,「北极海是俄罗斯的,我们必须证明北极是俄罗斯海岸棚的延伸」。丹麦及加拿大两国的政客也大言不惭地提出相同论调。

可以预见的,UNCLOS的决定将大幅改写世界海床版图。第七十六条公约规定审核委员会的建议将「具有最终效力」,但各界对于到底何谓「具有最终效力」仍多所质疑。麦克奈表示,在他参与的多次会议中,与会者均对于到底何谓「具有最终效力」争论不休,就连法律专业人士也无法确定其涵义。这场海底疆界的辩论并不会仅止于此。麦克奈指出,「虽然大多数国家已认可海洋法,但难保不会出现一些流氓政府推翻以往承诺,坚持要『重审最终效力的正确性』」。届时审核委员会就有得伤脑筋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