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观点制造 >亲爱的,再见(完结篇)‧罗耀明害怕死亡失控握门把‧生死教育治 >

亲爱的,再见(完结篇)‧罗耀明害怕死亡失控握门把‧生死教育治

亲爱的,再见(完结篇)‧罗耀明害怕死亡失控握门把‧生死教育治在我们的生活中,每天都有认识或不认识的人往生,即便多数人对死亡感到恐惧,但死亡也还是时常在我们身旁发生,有时是无法预知的骤逝,有时则是已预知的病逝。我们多是以正面的心态来面对生,并以负面的心态来应对死,而多数人不但怕自己死,也怕挚爱死,更忌讳谈论死亡。“死”这个字,一直被许多人视为最大禁忌。但人生自古谁无死,生命始终要走到这最后一章,关键在于我们如何看待生死,才能让往生者平静地离开,活着的人也不留遗憾和愧疚。从事生死教育超过10年的学者罗耀明曾经也像你我一样对死亡有莫名的恐惧感,并因此患上强迫症,但当他一步步对生死学有更深入的研究,并投入生死教育教学后,他才发现,若能以正向的心态看待生死,将能拥抱最真的爱。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当时还是个大学生的罗耀明在学校宿舍里休息时,“砰、砰、砰”,忽然之间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划破原本宁静的夜晚。“学长,学弟往生了。我们要不要去医院一躺?”听到这晴天霹雳的消息,他倒抽了一口气,虽然已将近午夜12时,他还是与前来通知噩耗的学弟结伴到医院。抵达医院后,站在冷冰冰的太平间,两人都不禁打了个冷颤,不敢走进去。过了半晌,他才鼓起勇气走进太平间。医护人员将冰柜徐徐推开,他压抑着内心的恐惧看了冰柜里的遗体一眼,确认是已往生的学弟后,他才招一招手叫站在门外的学弟也进来,但学弟还是不敢踏进太平间半步。半夜不敢照镜子较后,他与学弟一起离开医院。当他踏出医院时,看一看手上的錶,发现刚巧是午夜12时,一股毛骨悚然之感不禁油然而生。年少时,罗耀明也像许多人一样对死亡有着莫名的恐惧感。他半夜起身上厕所时,不敢望向镜子,因为他怕看到镜子出现阴魂,所以,他经常都是匆匆地上厕所后就立刻回房就寝。“也有长辈曾告诉我,在经过坟墓或灵堂时必须吐口水才不会被阴魂上身,所以,我若有经过坟墓和灵堂时,也都会回过头吐口水。”长年对死亡的恐惧使他一度患有强迫症,当时,他经常出现重複性手握门把的行为,并失控地重複出现“若不握着门把,双亲就会往生”的焦虑想法,甚至因此影响睡眠。由于强迫症最终影响了他的日常生活,于是,他开始研究生死学,以减缓强迫症的症状。谈死亡降低恐惧感研究并投入生死教育教学后,来自台湾的学者罗耀明发现通过生死教育,将得以让人们有机会去谈论死亡,对死亡建立正信的信仰与正向的想像,让人们心中对死亡的恐惧得以释放,有助于降低对死亡的恐惧感。“我把生死学分为三个领域,包括安宁疗护,心理谘商和成人教育。安宁疗护主要专注在医疗和医护方面,对象主要是医护人员和临终患者的家属,而心理谘商方面,主要是让丧亲者有机会藉由心理谘商来处理丧亲的悲伤,或是预期性即将发生的丧亲事件所带来的悲伤。其中,成人教育是供一般成人学习在自己还未经历生病或丧亲经验之前,先学习对死亡恐惧的準备措施,还有学习如何探病及面对临终患者,以及学习如何在参加告别式时向家属表达慰问等。”由于多数人都对死亡有莫名的恐惧,且多数时候都是在经历死亡事件后才来处理丧亲的悲伤。因此,从生死教育中学习如何预防对死亡的恐惧,将有助人们在死亡事件即将发生或已发生时,能以正向的死亡观来应对亲人临终或死亡的情况。“成人教育的课程可让普罗大众有机会从中了解自身对死亡恐惧的根源,并釐清人们错误的死亡观念。此外,民众也可从中学习面对死亡事件的知识,例如了解如何立遗嘱、如何办丧礼,探病或出席告别式时应如何向患者或家属表达慰问等的。此外,民众也有机会从课程中体验到如何关怀和照顾临终患者,并有机会通过体验自己的告别式来对往生者的心情产生同理心。”通过音乐影片体验死亡罗耀明说,唯有体验过死亡,才会了解和同理往生者的感受。但是,生命没有Take2,活着的人如何可能从体验死亡的方式来学习同理往生者的心情?在课程中,他会通过音乐和影片,让学员从聆听忧伤音乐,以及观看意外和灾难影片的片段来体验因病或因意外而逝世的感受,然后让学员用眼罩蒙上双眼,并躺在地面上感受死亡的过程。接着,“往生”的学员将在工作人员带领下出现在由工作人员布置的“灵堂”,并让每一个学员都有机会通过自己的告别式来体验往生者的心境。“多数人在面对丧亲事件时都会出现不捨或悲伤欲绝的心情,所以,我们常在葬礼中听到生者对往生者说`我很捨不得你,我很难过!’等哀痛欲绝的字句,这些情感牵绊不但使往生者无法平静离开,也让生者对往生者的逝世存有遗憾。因此,当人们藉由生死教育来体验死亡过程,并同理了往生者的心境后,就会了解并接受往生者逝世的事实,并放下彼此的情感牵绊,这不但能助往生者善终,同时,生者也得以善生。”训练学员直视本身“遗照”他指出,多数人对死亡的恐惧都是来自于自己的想像。“曾有学员在体验的过程中不敢直视自己的`遗照’,因为该学员很怕在人生路的修炼还未精进就往生。于是,我对这名学员说,重要的是他目前已往修行路上前进,至于能不能到达他所嚮往的境界,则是无法预知的。然后,我请他再去看一看他的`遗照’,此时,他较能面对并超越对死亡的恐惧,并勇敢直视自己的`遗照’。”他解释说,多数人对死亡感到恐惧是源自于某些令其感到害怕的对象或事故,例如身边有朋友患癌病逝,自己也会因此担心自己因患癌而病逝。但也有少数人是在没有对象或事故的情况下,对死亡产生焦虑。此时,当事人可先通过量表来检测焦虑程度,然后再把焦虑化为恐惧,才能找到方法来缓解内心的不安。“学员除了可通过体验死亡的方式来同理往生者的心情,课程也会安排学员对调角色,扮演家属或亲友角色,然后将扮演往生者的学员想像成自己的已故亲友,并与往生者对话。这些体验都有助于舒缓生者因丧亲而引起的悲伤情绪,还有引领生者将负向的死亡观转化成正向的观念。”家属应读安宁疗护课程罗耀明说,除了医护人员应报读安宁疗护课程,那些需要照顾临终癌患的家属也应报读以学习以适当方式来关怀和照顾临终患者。不少家属在照顾临终患者时会面对患者没有或不会表达其情绪和身体状况的问题,这让家属感到不安又心疼。对此,罗耀明说,患者不把不舒服的情况告诉家人,相信是因为患者不愿让家人担心,而其善意是应该获得讚赏和感激的。“家属也可与临终患者深入对谈,如了解临终患者能否在病危时接受急救,或是如何设立遗嘱等事宜。其实,我们应在家人还健在或还没有生病期间,就与家人谈论与生死相关的议题。当我们愿意与家人谈生死议题时,就能减低我们在家人离世后所产生的遗憾和愧疚感。”“曾有一名学员担心自己往生后,年幼的孩子没有依靠,而孩子也很怕失去她。于是,我鼓励她以开放心情与孩子谈生死。当她知道孩子是因为害怕她往生后无法照顾自己后,我建议她看着孩子说:`即使妈妈往生,妈妈还是永远活在你的心中。’然后用双手握着孩子的手,并推向孩子的心房,让孩子感觉有人陪伴,这就能降低孩子对死亡的恐惧。”他也即席与一名学员示範如何给予亲人温暖的手势。学习处理悲伤获重生那些已经丧亲,但在丧亲前未曾接触生死教育的民众可通过心理谘商来处理悲伤。罗耀明说,丧亲者在丧亲事件发生后,得强化内在支援,如乐观的人格特质、良好的睡眠品质和运动习惯等,还有加强外在支援,如家人和朋友的陪伴,参与生死教育课程等,藉此学习处理悲伤。当内在和外在支援都足够时,丧亲者将能从悲伤的情绪中恢复过来,重新过生活。他披露,丧亲者可以与朋友倾谈往生者遗爱人间的事蹟,因为在所爱的人往生后,家属心中的爱将更加鲜活。即使往生者生前可能对丧亲者的态度很差,或做过许多令人不舒服的负面事情,丧亲者也可将之当作反面教材。“而丧亲者身边的朋友除了可以打电话问候,或是陪伴在侧,也可与丧亲者倾谈其面对丧亲事件后的感受。若丧亲者不想谈,朋友或家属可以先谈一谈自己的丧亲经历,让丧亲者觉得彼此之间的距离拉近后,丧亲者才可能会敞开心房倾谈其感受。当成人与丧亲的儿童倾谈时,成人可以表露自己害怕面对死亡的事实,并表明愿意与孩童一起去寻找面对恐惧的方法。”丧亲者将会随着与亲友倾谈,还有通过上生死教育课程等支援,逐渐学会在生离死别的人生中超越生死,并遇见爱与幸福。/副刊‧报道:刘楚珊‧2015.11.2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