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观点制造 >亲爱的,再见(三)‧李荷琴医生照顾临终病患‧助家属患者解恩怨 >

亲爱的,再见(三)‧李荷琴医生照顾临终病患‧助家属患者解恩怨

亲爱的,再见(三)‧李荷琴医生照顾临终病患‧助家属患者解恩怨飞呀,飞呀,看那红色蜻蜓飞在蓝色天空,游戏在风中不断追逐牠的梦……当小小蜻蜓还未长翅膀学会飞翔时,牠是生活在水里的稚虫水虿。待牠羽化蜕变成蜻蜓后,就脱蛹飞向蓝天,却永远都无法再回到水里了。人的生死就犹如水虿蜕变成蜻蜓的过程般,从水中世界去到天空世界。当人生走到最后一章,临终患者就像是水虿羽化成蜻蜓一样,脱离躯壳后飞到另一个世界。从事安宁疗护逾10年的女医生李荷琴长期在安宁病房照顾临终患者,让她得以体会到当临终患者能放下世间恩怨,家属也能放下情感牵绊时,即便他们从此天各一方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往生者仍能安心地离开,而生者也可以没有遗憾地继续生活,并给予已故挚爱永恆的祝福。资深医生李荷琴在槟城净莲慈悲院照顾临终癌症患者多年,在此之前,她曾在家乡柔佛州开诊所,因有一段时期,父亲的一名朋友病危,且在临终前一直由她协助照顾,使得她开始对安宁疗护产生兴趣,并决定到安宁病房照顾临终患者,以便患者在临终前能过着有品质的生活。“我们生长的社会从未教我们如何面对生死,多数人只是依靠宗教信仰来`认识’往生后的世界,并藉此寻找心灵寄託。安宁疗护不仅提供临终患者纾缓治疗(Palliative Care),以便缓解患者身体上的不适,同时也给予患者心灵方面的抚慰,让患者得以心无罣碍地平静离开。”槟城净莲慈悲院是一所由非政府组织建立的安宁病房,病房设在一间双层屋子里。从大门走进去,就可看到几名虚弱的患者躺在病床上,且隐约传来呻吟声,但家属和义工在一旁慰问的叮咛声,却为原本严肃的病房增添了几份温暖。放下执着才能安详离世目前,楼下有7个床位,楼上则有4个床位,提供给那些行动方便,且可以上下楼梯的患者。有些患者是因为单身且亲人都已过世而无依无靠,所以才被送到这里。另有一些患者,虽然有子女或家人,但因子女和家人平日都太忙碌,无暇给予照顾,加上他们不放心把患者交由佣人在家照顾,所以他们把患者送到这里寄住,待休假时才前来探望患者。还有一些居家患者平日在家由家人照顾,但偶尔出现一些症状时就会被送到这里接受治疗和照顾,待症状缓解后才回家。她说,当临终患者能够放下对感情的执着和淡化对世间的眷念,家属也能放下与患者的情感牵绊,那幺,往生者才得以安心地离开,家属也才能没有遗憾地继续生活。“反之,若家属无法接受临终患者无可避免即将死亡的事实,而执意存在着`你不能死’或`我不能没有你’的想法时,往生者将因为与家属在情感上仍有纠缠不清的瓜葛,而无法平静离开,家属也会在患者离世后感到痛苦或有遗憾。”每当面对诸如此类的患者和家属时,她都会给予辅导,但最终效果如何,得视个案的个别情况而定。夫妻和解病妻安详爱心满满的李荷琴说,一个人患病的根源多源自于内心。心灵上的缺憾往往影响人们的情绪和心理健康,继而导致生理上的疾病。而心病往往比生理病更难医治,因为身体的疼痛可以药物治疗,但心病则胥视患者或家属是否愿意改变并作出配合,使得彼此得以种下善根,结出善果。在安宁病房里经常发生许多生离死别的真实故事,有的令人感到揪心,也有的令人感动不已。她说,曾有一名70岁的女癌患被送入该院后,每当其丈夫探望她时,她总是别过脸,不看丈夫一眼。“后来我才知道,当患者被确诊患癌后,她决定要动手术治疗,而她的弟弟也全力支持她,但她的丈夫却大力反对。于是,患者最终在弟弟的陪同下动手术,这对夫妻则因此感情失和。”她了解临终患者郁郁寡欢的背后因素后,就劝告为夫者向病妻和妻舅道歉,以便可以化解彼此的恩怨,让癌妻可以心平气和度过临终前的日子。“但为夫者只愿意向病妻道歉,而不愿向妻舅道歉,不过,他却碍于妻子对他不理不睬而懊恼不已,而我还是鼓励他向病妻道歉,因为当他愿意主动说出`对不起’时,其病妻必定听到。过后,为夫者终于鼓起勇气向病妻道歉,而这对夫妻也因此解开彼此的心结,让病妻得以在无憾的情况下安详离世,这对往生者或家属都是好的因缘。”她依稀记得,患者的丈夫在向妻子道歉后,一直握着她的手向她道谢,而她看到一对怨偶可以重修旧好,也大感欣慰。乐观单身汉得善终李荷琴说,一个人能不能善终,并在了无遗憾的情况下走完人生,并非取决于一个人的背景,而是心态。“不是每个有家庭的人都可以在没有遗憾的情况下离世,也并非所有孤苦无依的人都不能善终。曾有一个79岁的临终患者,因为单身且亲人都已逝世,所以,他在住院期间都没有亲人前来探望他。但他并未因此而不开心,反而很主动地与医护人员打交道,并乐于向大家分享他的故事。即使他最后是在没有亲人陪伴的情况下,一个人孤身上路到另一个世界,他也不会感觉孤单。”反之,她认为,若一个有家庭的患者在临终前与家人的恩怨始终未解,且不愿与人沟通,那幺,当死神降临时,他必会留下无数遗憾和痛苦。“有些患者在患癌后对人生充满怨恨,并将负面情绪宣泄在他人身上。在面对此类患者时,我们得用更多的耐心和爱心来开导他,以便他可以放下怨恨,心平气和地度过临终前的日子。”失责父患癌儿拒探望另一个让李荷琴印象深刻的个案是一名76岁的老先生在患癌后,其弟弟与儿子一直都不愿意前来探望他。“原来这名老先生年轻时从未尽做丈夫和父亲的责任,他在过去三十多年来从未给过妻子和孩子生活费,使得妻子对他有极大的怨恨,他弟弟也因此20年没有与他见面。当妻子得知他患癌后,即便心中的怨恨未解,她还是经常前来探他,并买食物餵他食用。”她在知道患者背后的家庭故事后,即建议患者的妻子劝告患者的弟弟和儿子前来探望他。“后来,患者的妻子真的叫了小叔和儿子前来探望患者,但她本身还是无法原谅患者对家庭的不负责任行为。虽然如此,我已从她愿意劝小叔和儿子来探望患者的举动中感受到她已逐渐放下对患者的怨恨。”不久后,患者就离世。她说,患者的遗容很安详,而她认为这与患者得以在临终前与家人解除彼此之间的恩怨有莫大关係。除了患者与家属之间的恩怨,若患者心里有个埋藏多年的秘密,且得以在临终前向家人坦白,这也有助患者在没有遗憾的情况下离开。“我的老师曾照顾一名患者,因她多年来隐藏着其孩子并非丈夫骨肉的秘密,使得她在临终前对丈夫有很深的愧疚感。经辅导后,患者将她隐瞒多年的秘密坦诚告知丈夫,较后,其身体的疼痛也得以缓解,而她过后也带着无憾的心情往生了。”生死如毛虫脱蛹羽化成蝶李荷琴认为,由于社会从未教导人们如何面对生死,导致许多人对死亡存有强烈的恐惧感,因此,她为临终患者进行心灵辅导时,都会引导患者依自己的宗教信仰的死亡观来减低他们对死亡的恐惧感。在此之前,她曾在另一个单位服务,并提供友族同胞安宁疗护的服务。“当时,我曾照顾一名15岁的马来少女。虽然她年纪轻轻就得承受患癌的痛苦,但她因有虔诚的宗教信仰而对死亡没有恐惧。她很感谢上苍给予她患有病痛的身体,让她得以从生病的过程中感受到世间的爱与关怀。”“临终前,她更把自己生病的感受写进日记里,以便大家可以在她离世后从其文字中了解一个年轻癌患的心声。”她说,有些年轻的临终患者因为年级尚小,还不了解何谓生死。在辅导这些患者时,她也多先以宗教来引导他们。若对方没有宗教信仰,她就以“死亡如毛毛虫破蛹化蝶”或“死亡如水虿蜕变成蜻蜓”的过程,来引导患者以正向的死亡观接受有生必有死的观念。盼建生死教育中心除了临终患者,李荷琴也极为注重与家属的沟通,并鼓励家属常来探望患者,向患者了解是否还有心愿未了,或是设立遗嘱等事宜。当患者的心愿得以实现且完成遗嘱,将有助于临终患者可以善终。“另有一些在家照顾居家患者的家属,因未受过训练而在照顾患者期间与患者出现磨擦,或是抱着操之过急的心态期待患者可以即刻康复,导致患者为达到其要求而承受心理负担。”因此,她去探望居家患者时也会与照顾者沟通,并向对方灌输正确的生死观念,而非执意要求患者康复,如此一来,照顾者和患者才能在没有心理负担的情况自然面对生死。在安宁病房看尽生老病死后,她认为,生病是让人们接受再教育的过程,患者也可藉此省思自己过往的心态和生活习惯是否有出现任何错误,再改正错误的心态和习惯,以重新体会人生。她希望该院能在旧大楼重建后设立生死教育中心,以便更多民众可以前来学习生死学,并一同以正面的心态来面对生死。/副刊‧报道:刘楚珊‧2015.11.2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