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世界生科 >亲爱的,再见(一)‧海啸狠夺父母甥女性命‧陈景鸾疗癒心灵重新 >

亲爱的,再见(一)‧海啸狠夺父母甥女性命‧陈景鸾疗癒心灵重新

亲爱的,再见(一)‧海啸狠夺父母甥女性命‧陈景鸾疗癒心灵重新潮来潮去,是大自然不变的定律;生老病死,是生命历程不变的循环。民众普遍对死亡感到莫名地恐惧,却又躲不了,也逃不掉。当生命走到终点时,那是可怕的、悲伤的,还是无感的?当挚爱离我们而去时,我们该如何说再见?且听2名曾经历丧亲之痛的家属、长期照料临终病患的医生,以及从事生死教育的博士娓娓道来。一场突如其来的海啸,将陈景鸾的3名挚爱带往另一个世界,面对这场晴天霹雳的骤变,她一度将悲伤埋藏在心底深处,但她埋得越深,却越是将自己推向无底洞的深渊里,她的情绪更因此跌入失控的边缘。直到生命的流动把她带到心理治疗师处,并带引她往心灵和生命的探索路上走去,她才一步步地从死荫幽谷里走出来。无情的巨浪带走了挚爱,但她对亲人的爱仍深似海。如今,望向浩瀚无际的大海,她不再被泪海淹没,而是向在海的另一端的挚爱献上深深祝福。洁白的沙滩上,传来老人与小孩嬉戏的欢笑声,这原是一个享受天伦之乐的美好星期天早晨。正当一家大小还沉醉在欢乐气氛之中时,一波突如其来的惊涛骇浪突然汹涌掩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淹没了沙滩上的欢笑声,取而代之的是大自然的阵阵怒吼声。来不及逃跑的弄潮儿都被捲入海中,无数的天伦也在瞬间被巨浪冲击至支离破碎。“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陈景鸾拿起电话筒接听,在电话另一端的丈夫吩咐她马上前往事发地点――浮罗山背,浮罗勿洞大沙埔海滩。在没有更多时间了解实况的情况下,她带着满怀疑问来到事发地点,却只见那熟悉的亲人身影都已变成一具具冷冰冰的遗体,心碎的她再没有勇气直视亲人的最后身影。3岁女儿倖存保命她抱着当时年仅3岁的倖存女儿,告诉自己不能因为失去双亲和当时仅11个月大的小外甥女而倒下去,因为倖存却心灵受创的女儿还需要她的照料。她压抑着悲伤的情绪打点至亲的丧礼后,深知倖存的女儿需要接受心理治疗,以缓解其创伤后压力症,于是,她倾尽心力陪伴女儿,并把自己的满腔悲伤埋入心底,不敢触碰,深怕情绪会因此“决堤”。然而,丧亲之痛伴随着她对父母的愧疚和自责感,如潮汐般一波又一波的冲向她,加上生活上的重重压力,让她感觉越是逃避,越是陷入痛苦的泥沼里,以致她最终沉潜在悲伤的黑洞里无法自拔。“父母骤逝后的一年,我一度陷入忧郁的情绪里,平日除了无视自身的情况,同时也足不出户,甚至连家务也不想做,搞得家里乱七八糟。”直到有一天,有一名老同学前来探望她并与她交谈时,她才顿然大悟,并决定重新振作。“父母还健在时,我与丈夫常因意见不合而时有磨擦。父母骤逝后,我与丈夫的磨擦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我还因此经常吵着要离婚。有时候,我更是情绪失控,一旦孩子惹毛我,我就会大发脾气地打他们,而且比以前打得更凶。”有一天,她又再打孩子,当时,被打的儿子忽然瞪大眼睛盯着她看,剎那间,她才如梦初醒,觉得自己是时候寻求协助,以纾解她在丧亲后压抑已久的悲伤情绪。小学卖纪念品补贴家用陈景鸾在惊觉自己需要他人协助纾解悲伤的情绪后,她就主动向心理治疗师寻求心理谘询,且频密地上心灵成长课程,藉此探索生命的价值与意义。她说,她在踏上探索生命之旅的旅程后,也常忆起自己幼时与父母相处的点滴。“当年,任职书记的父亲与帮忙看顾家族生意的母亲,因为工作地点邻近,而在近水楼台的情况下相恋。然而,父亲当时只是一名收入有限的文员,母亲则因与富裕大伯上契,成为大伯的谊女,继而被视为千金小姐,所以,他们两人当时曾因家庭背景相异而导致恋情阻碍重重。”然而,相爱的两人最后还是排除万难走入婚姻的殿堂。不过,陈母婚后因连续诞下5名女儿,而未能获得渴望一抱男孙的家婆的欢心。虽然如此,陈父依然对妻女疼爱有加。少与父母交流由于童年时家境清寒,陈景鸾从小就得出外打工以支付补习费和参与课外活动的费用。小学期间,她更曾在槟城旅游胜地极乐寺兜售纪念品以赚取微薄收入。中学时,她除了通过教小学生补习以赚取收入,同时还跟随妈妈到他人家里当清洁工。中学毕业后,她期盼自己可以上大学,但父亲却认为,入读师训可获得政府补助学费,且老师的工作性质比较稳定,所以,父亲希望她入读师训班。然而,当时正值青少年时期的她性格比较叛逆,因此,她最终违背父亲的意愿,并考上大学。结果,父亲却说:“我没办法供你唸大学,你要读大学,就得自己付学费。”她听了父亲的这番话后,心里很难过,不解何以其他同学都不用为学费烦恼,而她却得靠自己赚学费。由于她对父母心存嫌隙,于是,她最终选择离乡背井到吉打州的北方大学升学,且在就读大学期间鲜少返家探望父母。毕业后,她原是在工厂当上班族,后来转行到保险业界闯蕩,并期望可以靠快速致富方式来摆脱贫穷。“在当保险经纪期间,我只顾冲刺事业,很少与父母交流。他们往生后,我才从妹妹口中获知,父母一直都很关心我的婚姻和工作,但我因比较爱面子,从不向父母倾诉自己所面对的问题,如今,我想要找他们倾诉,却也没有机会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双亲骤逝一事使她悲伤欲绝,更叫她撕心裂肺的是,当双亲健在时,她没有尽孝道,这让她感到非常自责和愧疚。聘父当助理暖化父女关係陈景鸾不停地通过家庭治疗和心灵成长课程来疗癒自己的悲伤情绪后,她逐渐在忧伤和自责的深渊里发现一道爱的光芒,引领她走向爱的大道,并学会将爱散播给更多人。“从疗癒的过程中,我发现父母不但赋予我生命,同时也把他们的优点`传”了给我,让我很感恩。”她从中顿悟到,她就是父母爱的结晶,所以,她才会同时具有双亲的优点和特质。“我的爸爸做事认真,以前他都坚持要算完账目才肯吃饭,而且他还写得一手好文章。这些良好的特质,他都传承给我。而妈妈则很善良又慷慨大方,常救济穷人,且爱煮食物与人分享。我也具有与她相似的性格,喜欢与人分享有助于提昇心灵成长的课程,且喜欢帮助有需要的人。”她笑着分享已故双亲的美好点滴。“爸爸退休后,妈妈为免爸爸无所事事,而要求我聘请爸爸到保险公司当我的助理,以便爸爸能协助处理文书杂务等工作。当时,爸爸的办公桌就在我的办公桌旁边,我们俩经常一边工作一边聊天。”她依稀记得,有一天,她向爸爸申诉她在工作上面对的压力时,爸爸对她说:“鸾,我一直以你为荣……”忆起那一段与爸爸在同一间办公室里共事的美好日子,她不禁哽咽语塞,红了眼眶。把父製婴儿纪念册当宝父母骤逝后,有一天,陈景鸾为双亲整理遗物时,发现父母过去为她製作的一本纪念册,这本纪念册不但成了她珍藏的宝贝,同时也彻底化解了她和父母之间的嫌隙。“我在父母留下的一堆遗物中看到父亲在我婴儿时期製作的婴儿纪念册时,感到既惊讶又感动。这本纪念册记录了我从出生至一岁大的成长过程。”她破涕为笑说,她对父母为她製作这本充满纪念价值的纪念册一事感恩不已。她披露,从童年至大学时期,她总因为家境贫寒而感到自卑。“当我年纪小小就得出外打工以帮补家用和支付学杂费时,我曾对父母有所抱怨,也曾因为父亲没有供我唸大学而耿耿于怀。但在我利用五六年的时间来探索生命的意义后,我才了解,每个人来到这世界上后,都必须接受历练才能成长。”因此,她也逐渐了解到,已故双亲正是推动她去提昇心灵层次的贵人,而原本一直对未尽孝而自责不已的她也逐渐释怀,并决定把父母给予她的爱转化成更多的爱,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来回报父母。以父母名设学习中心承接着父母给她的爱,陈景鸾决定转换人生跑道,于是,5年前,她成立一个以生命成长为主题的学习中心,并将命名为“海望学堂”。“父亲名为陈海进,母亲名为张亚望,我将他们姓名中的其中一个单字用来为中心取名为`海望’。这个名称即使是倒着念成`堂学望海’也一样意义深长,`堂学’的谐音是`应当’的意思,`望海’则意旨学习望海。因为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我们都应当学习海的心灵世界,能以宽大的胸襟来包容好与坏,成与败。”虽然父母在同一天往生一事曾让她很难过,但如今她已将悲伤转化成感恩与祝福,“我感恩能有这幺恩爱的父母,也祝福爸妈双宿双飞,依归在大海的怀抱里永不分离。”“我们要处理悲伤,首先得先承认自己面对问题。当我们肯面对自己的悲伤与问题时,我们才会发现自己并不是孤单一人。以前,我很爱面子,但现在我已学会在适当时候放下身段,向他人求助。当你愿意向人求助时,你会发现原来身边一直有人愿意伸出援手。”/副刊‧报道:刘楚珊‧2015.11.23

相关推荐